全国服务热线:4008-000-999
ATP主席下台背后"权力的游戏": 德约这次为啥被三巨头"排挤"?添加时间:2019-05-15 18:46
  

不止费德勒,包括纳达尔、穆雷、瓦林卡、克耶高斯在内众多网坛好手都对科莫德的离任感到不可思议,毕竟2013年科莫德接手ATP时,男子网坛还堪称一个“烂摊子”。比赛无限向赛事方靠拢,每个赛季冗长赛程令不少球员威胁ATP再不改革就罢赛;赞助商上,曾经的耐克高管赫尔芬特仅仅为ATP带了科罗娜啤酒的赞助,与当时四处开花的女子网坛比,男网就像一潭浑水。

跟身家干净的科莫德相比,吉梅尔斯托布的最大争议发生在场外,他曾因殴打自己的朋友在洛杉矶被捕,这位朋友宣称吉梅尔斯托布殴打了自己至少50次。当时ATP还在考虑是否将他开除出董事会,决定将他留在董事会的同样是球员工会,在吉梅尔斯托布被无罪释放之后,德约曾在发布会上为他辩护:“对我们来说他无罪就完全是另一种情况了,他是一个一直为球员争取权利的人”,“(他能留在董事会)我和球员工会的其他成员一样感到十分欣慰。”

曾经一只脚已经跨进“第五巨头”阵营的瑞士球员瓦林卡的私人邮件在澳网前遭到了泄露,而这封邮件的内容揭示了球员工会的波斯皮希尔号召低排位选手团结起来反对科莫德管理,波斯皮希尔向世界排名50——100位的选手群发了一封邮件,他在邮件里写到:“网球的体系已经彻底崩坏了,并且它从公开赛时代起就已经这样了”“ATP代表着赛事的利益,我们想获得每一分权利都要去战斗,这都是因为我们没有团结一体,现在是时候改变这种局面了。”“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总裁,将球员利益放在首位的总裁。”

不愿意改变现状的欧洲球员则力挺了科莫德,那同样作为欧洲球员的德约为何这次没有跟欧洲球员团结一致呢?在球员话语权上,德约的想法确实更接近希望变革的北美球员,《卫报》披露他曾多次表达想要建立一个独立于ATP之外、由球员领导的机构以保障球员的权利,当科莫德得知这件事时他曾对德约说:“如果你认为你能比我做得好,你可以去试试!”与赛场上的非凡成就相比,德约在政治上的野心丝毫不逊色,除了球员独立机构,德约还曾提出将ATP年终总决赛搬离伦敦,而众所周知的是伦敦的年终总决赛是科莫德最得意的作品之一。

瓦林卡是支持科莫德阵营中的核心成员

但这次,德约站在了低排位球员这边。要说德约对自己的收入不满几乎是个笑话,作为目前男网世界排名第一,德约通过赛事获得的奖金大约在1.29亿美元,而每年的代言则达到了2800万美元,为了更好的居住和训练条件,塞尔维亚人常年生活在欧洲的富人区蒙特卡洛和摩纳哥。德约认为ATP应该更倾向于球员,2018年初,德约就曾提议过希望增加低排位选手的奖金。显然这个说法跟科莫德,以及支持科莫德的人理念不合,西班牙球员菲-洛佩兹就在采访中表示男网相较过去已经进入了最好的时代,要是这些心怀怨怼的选手经历过以前的日子就会感激现在的一切。科莫德本人则认为低排位选手想要争取更多的奖金应该通过自己的努力提高排位,在巡回赛打进更高的轮次,而不是一味指望ATP成为一个为不上进的人提供保障的慈善机构。

德约和科莫德

但北美帮的球员对于煽动“赶走”科莫德的行为并不是心血来潮,瓦林卡所说的“换一个新人”在他们心里或许早已经有了人选。在这点上,对科莫德投出了反对票的工会成员伊斯内尔可能将成为最大的受益人,因为他的前任教练,ATP董事会成员吉梅尔斯托布正在寻求ATP总裁的职位。这位美国出身的前职业球员、教练、评论员的理念完美符合了北美球员的诉求,2018年吉梅尔斯托布在中网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表达过ATP的作用是“协调球员和赛事之间的关系”,并且自己会“更多的用球员的角度来考察赛事”,很显然,北美球员们寻求的那位“将球员利益放在首位”的总裁正是吉梅尔斯托布。

印第安维尔斯赛男单第一轮结束之后,费德勒在新闻发布会上对媒体表示自己和好友纳达尔在家里展开了一次长谈,关于这次长谈的主题就是男子网球的未来该何去何从,费德勒甚至公开表示自己需要重新考虑是否需要重返管理层。

当然是奖金。

德约和科莫德

但无论是想为自己或球员争得更多话语权的德约,还是突然“泄露”的邮件,这一系列有些“狗血”的你来我往已经演变成ATP内部的“政治斗争”,随着科莫德的下台,男网将毫无疑问发生变化,但究竟是变得更好,还是变得更糟,仍然只能等待时间给出答案。

科莫德与费德勒

科莫德宣布不再连任

3月8日,ATP执行总裁科莫德宣布自己在2019赛季结束后将不再连任。科莫德在发布会上说:“我为我们所取得的成就而感到由衷的自豪”“我想感谢ATP的每一个人,每一个球员和赛事方在这些年给我的支持,我将继续致力于完成我接下来的工作,并衷心祝愿ATP在未来收获成功。”

泄露的邮件

费德勒透露他和纳达尔曾就网坛未来的发展进行过一次长谈

巨头的会议

尽管自科莫德接手ATP以来男网赛事奖金已经翻了一番,但低排位选手显然不满足于目前的收入水平。相较于NBA将联盟50%的收入都分给球员,ATP的球员们觉得自己只得到了巡回赛20%到25%的分成,大满贯更少,据独立报记者纽曼所说,2018年温网球员所得仅占赛事收入的7%或8%左右。

吉梅尔斯托布曾担任伊斯内尔的教练

同样对于球员工会正在针对科莫德进行投票一无所知的还包括纳达尔,当有记者问到他对此事的看法时,西班牙人表示自己完全不知情,并且球员工会完全没有询问过他的意见,纳达尔觉得科莫德没有任何负面行为足以导致他离开主席这个席位,并且现如今男网更需要的是稳定,而不是变革。费德勒则表示自己听说过一些传闻,但他对纳达尔的不知情表示震惊,作为“知情人”和前球员工会主席,费德勒也并没有被询问意见,当他明确表示想找球员工会主席德约“谈谈”时并没有得到这个机会。费德勒说自己澳网期间曾约过德约,但德约并没有回应自己,直到科莫德下台成为定局,自己也没能跟德约谈上一谈。这与几年前球员们团结一致让赫尔芬特下课时的情景截然不同,球员工会代表球员,但这么多顶尖球员都对此不知情实在略显“诡异”,似乎科莫德的走人只是球员工会内部的决定。

不过德约设想的实现以及吉梅尔斯托布的上位都并非易事,除了球员工会,来自赛事方的代表也将参与新任总裁的投票,而赛事方的诉求跟球员几乎是两个背道而驰的方向。距离科莫德宣布不再连任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在这期间,新的候选人陆续登场,但吉梅尔斯托布似乎淡出了公众的视线,德约向记者说想要扶持一个完全站在球员角度考虑问题的新总裁是不现实的,并且提名了澳网的赛事总监克雷格-泰利:“据我所知,他也正在谋求ATP总裁这个职位”。而将这次的内部机密“无意间”泄露的瓦林卡则拒绝再发表言论,他说自己因为之前的言论已经惹上了很大的麻烦,至于这个麻烦是什么,瓦林卡并没有进一步说明。

科莫德宣布不再连任

吉梅尔斯托布曾担任伊斯内尔的教练

对于波斯皮希尔这番言论,瓦林卡很快发去了一封邮件,瑞士人在邮件中写到:“我并不想在大满贯开始前夕浪费时间来写这个东西,但最近我在网上看到一些疯狂的事情,关于你们想让科莫德走人的事情。”“你们回望过去就必须承认,过去的5年一直都很好,并且我们也一直朝着正确的方向在前进,你们也无法保证换一个新人是不是会更好。”

欧洲VS北美

这时再找一位适合接手的总裁人选已经难上加难了,谁都知道坐在这个位子上的人想要同时讨好球员、赞助商和赛事方有多么困难,ATP不得不开出更优厚的条件来吸引人才。最后走到台前的是前ATP年终总决赛的赛事总监科莫德。科莫德在任的5年期间,不仅将原本怨声载道的ATP带上更好的道路,在网坛正经历着漫长的四巨头时期时,科莫德率先提出了“下一代”计划,以应对费纳德随时可能退役的尴尬。ATP力推“下一代巡回赛”,2017年这项赛事的冠军被韩国选手郑泫拿到,随后他在2018年开年的澳网中力克新生代小天王兹维列夫闯进四强;同样的戏剧性也发生在2018年的冠军西西帕斯身上,今年澳网年轻的西西帕斯击败费德勒收割了整个赛事最高的流量。在争取球员利益上科莫德也不能说是毫无建树,在科莫德执掌ATP的5年中,ATP赛事的总奖金翻了一番,甚至养老金也提高了250%,科莫德签下的阿联酋航空成为ATP的首席赞助,赛事方与球员之间的矛盾似乎也在消融。

罗迪克曾在上海大师赛赛后炮轰当时的ATP赛季过长

费德勒透露他和纳达尔曾就网坛未来的发展进行过一次长谈

瓦林卡是支持科莫德阵营中的核心成员

罗迪克曾在上海大师赛赛后炮轰当时的ATP赛季过长

但北美球员和欧洲球员之间的斗争就仅仅只是奖金这么简单?

正因为科莫德的这些出色工作,在传出球员工会或许将反对他连任的消息时,费德勒就表示在科莫德的带领下,球员们在近五六年中都过得不错,对于他是否需要卸任则需要“慎重考虑”。

科莫德的支持者则几乎全部是来自欧洲的精英球员,除却文初提到的费德勒,同是瑞士球员的瓦林卡也是这个阵营中的核心成员,瓦林卡坦诚澳网开始前球员们进行了一个会议,在这个会议上,抱着“或许退役”决心而来的穆雷曾站起来表示没有人知道球员工会正针对科莫德下台进行投票,也并没有球员被询问过关于科莫德的任何问题。而对于球员工会希望换一位掌门人的决定,瓦林卡激烈得反驳到:“我坚决不同意,并且我知道大部分球员,包括大部分顶尖球员都不会同意。在球员会议上,大家对于ATP所做工作的认可度投票达到了历史最高。所以,问题在哪里?”瓦林卡表示自己跟很多球员都聊过ATP的现状,“大家都知道支持科莫德才是正路子”,并且只有“一小部分人”在寻求彻底的变革。

由于球员工会的保密协议,德约并没有对外透露自己的投票,但他表示男子网坛到了一个需要改变的时期,德约支持北美阵营的态度已经不言自明。同时,德约对于是谁泄露了球员工会内部投票的秘密非常愤怒,在他看来事情还没到能够摆上台面的阶段,而一夜之间,球员工会就成了众矢之的。

加拿大球员波斯皮希尔号召低排位选手团结起来

究竟是什么让科莫德离开了ATP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