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4008-000-999
《拂乡心》:回不了的过去叫家乡添加时间:2019-06-20 21:33
  



《拂乡心》:回不了的过去叫家乡

《拂乡心》剧照  

其实《拂乡心》的故事很简单:患了癌症的老兵想要落叶归根,于是开始打点自己的死亡。只是在这条主线之余,她又对辐射出的其他事物产生了兴趣,比如台湾特有的红包场。于是以老兵蒋生为中心,叙事点散落在了红包场歌女阿珍、老板阿琴以及送老兵骨灰返乡的小夏等人身上。


 

同样表现可圈可点的,是演惯了台剧的演员葛蕾。只是比起常枫的角色,红包场歌女阿珍在最后的呈现,厚度不足,仍是普通人对这类角色惯有的想象。但整部电影在最后落在葛蕾的特写上,她的表演并没有让电影泄气,情感一以贯之,也令人动容。

《拂乡心》:回不了的过去叫家乡



《拂乡心》:回不了的过去叫家乡

《拂乡心》海报  

《拂乡心》:回不了的过去叫家乡


虽然《拂乡心》确实是一部有着粗粝质感,带着毛边的作品。但拍得足够赤诚。毕竟,肯花时间和气力讲这样一个故事,用这样一批演员的导演,在当下真的已经不多见了。

 

呈现出这样的导演处女作,可以说秦海璐在创作上的的确确有着强大的自觉性。在某些时刻,甚至照入了几缕台湾新电影的高光。但是触碰到这样的题材,导演难免会迷失在获得故事的惊喜感之中,表达的庞杂反而削弱了“归乡”这个最根本的动情点。


 



有人把这部《拂乡心》和《到阜阳六百里》并论——都有秦海璐的幕后参与,以及关于“归乡”这个母题的展现。只是《拂乡心》的野心要更大,想要一拂的乡心则留在了海峡的另一边,心在那头,乡在这头。

20多年未曾出现在银幕上的常枫饰演蒋生,他把这个角色视为自己的封箱之作。1923年出生于哈尔滨,1949年来到台湾,可以说是这个角色的不二人选。常枫的表演也已臻化境,和角色融为一体。无论是外在硬挺的腰板和散发的暮年之气,还是开口那无法改变的乡音,都给角色带来信服感。

曾经有人说,创作者在写第一个故事的时候,总是不经意地显露出自己的灵魂。在《拂乡心》中,秦海璐也显出一些可爱的笨拙感。她本人对这个题材的兴奋在片中暴露得一览无余,比如她让两个医院护士像解说员一样地介绍红包场,类似的台词又从小夏口中再说一遍。

这大概是秦海璐把这部讲述老兵归乡的电影作为自己导演处女作的底气所在:和这个时代的其他电影相比,它在表达上野心特别的大。不仅是少有人触碰的题材,而且是跨越海峡的两岸联动。

于是我们看到蒋生和阿珍两个角色之外,其他几个角色都变成了片段性的人物,每个人身上都有想要承载的的故事,但每个人都因其功能性而变得不完整,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主线的动人感。



 

电影里不乏动人场景,比如蒋生卖掉家具,准备住进棺材里;再比如他联系了一群老兵,最后一次为阿珍在红包场里捧场。这些戏都有一个特点:给演员们留下了足够的表演空间,但在调度上又显得有些生疏。这大概是秦海璐从演员转型导演的过程中,最需要克服的问题。



1905电影网讯 秦海璐要做导演其实不是新闻。2017年,她就带着自己的项目《一意孤行》来过上海电影节的创投单元。只是2年过去了,《一意孤行》并没有如期开拍。说好的导演处女作,从一部动作喜剧电影还是回归到了她擅长的文艺片。

《拂乡心》秦海璐  
《拂乡心》剧照